人民日報海外版闢新單元“子曰詩云”欄目

中國古籍為何要讀—絕大部分中華傳統文化的原始出處,都在傳世古籍

吳文隆整理編輯

中文學習到一定階段,需要讀一些古書了。一方面,現代漢語不是無源之水,其發展變遷的歷程,得去古書中把握;另一方面,絕大部分中華傳統文化的原始出處,都在傳世古籍之中。聽老師講授固然重要,自己直接閱讀得來的感悟更加深刻。因此,本版今起開設“子曰詩云”欄目,旨在通過對古籍相關情況的介紹,引起讀者閱讀的興趣,並幫助讀者選擇適合自己的古書。能否達成,還請讀者諸君多多指教。

  《淮南子》裏講過一個故事,説齊桓公在堂上看書,有個叫“扁”的工匠在堂下製作車輪,作者叫他“輪扁”。

  輪扁把手裏的工具一扔,問齊桓公:“您看什麼書呢?”

  齊桓公説:“聖人的書。”

  輪扁説:“聖人還在嗎?”

  齊桓公説:“死了。”

  輪扁説:“那您看的是聖人的糟粕。”

  齊桓公怒了:“寡人讀書,你一個工匠怎敢譏笑我?有理由還行,沒理由就殺了你。”

  輪扁説:“有啊。以砍削車輪為例,動作太快或太慢都不行。只有做到不緩不急,才能得心應手。但是如何達到這樣的程度,我沒辦法用言語傳授給我兒子,所以我兒子無法學到這套本領。因此我70歲了,還得自己動手造車。古書也是同樣的道理——古人那些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知識精華已經隨著他們的死而消失了。您今天讀的,只能是糟粕了。”

  對於這種“古書皆糟粕”的觀點,民國學者胡懷琛不同意。他説,就算中國古書等於牛糞,牛糞也有牛糞的用處,不但和香水的用處相等,甚至從某些方面比如化學上看,還遠超香水,就看我們怎麼去利用。

  話糙理不糙。古書的利用之道很多,若從今天的中文學習角度來看,古書之用突出表現在對漢語言的理解上。

  今人讀古書,最大的障礙莫過於古代漢語,也就是文言。雖然難懂,但那是現代漢語的前身,只研究今天的漢語,是割裂了它的歷史性。一個字的歷史演變、一個詞的意義播遷,只有放在歷史長河中才能深切領悟。比如,今天的“妻子”一詞只指男性配偶,古時是指妻子和兒女。不知道的話,《桃花源記》裏“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就會理解錯。

  另外,古漢語的措辭一般都很精煉,我們今天常用的自相矛盾、刻舟求劍、守株待兔等成語,在古書裏傳播了千年之久。古人行文的邏輯也富有特色,比如未曾説理先講故事,這就深諳傳播規律和説服技巧。

  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古籍就是現代漢語表達的源頭活水。所以,若能把各歷史時期的古書元典讀明白了,中文的閱讀水準、表達能力肯定就上去了。

  這還只是應用層面,讀古書的更深遠意義在於體察領悟中華文化的深刻內涵。統計顯示,傳世古籍約有5000余萬冊(件),20多萬種。中華文化的根就深深地紮在其中,沒有古書,就沒有中華文化的基礎。

  一代代中國士人寫書、校書、讀書、教書,把歷史上的事件記錄下來,把對世界的觀察總結下來,把對人生的感悟銘刻下來。可以説,古書中蘊藏著過去幾千年中國人集體智慧的結晶。

  歷經多次戰亂、浩劫,古書不斷地散失,又不斷地聚攏。《四庫全書》完成後有3個副本保存在江南,因為戰火,全部毀散。但江南士人堅韌不拔,自發籌錢搶救,四處抄寫補苴,硬生生抄回了一整部《四庫全書》。後人用“江南三閣,文瀾獨存”來概況這件書林盛事,背後則反映出中國人對書籍、對知識、對文化的無上推崇。

  大浪淘沙後,經典永流傳。中華古籍帶著歷史的厚重一路走來,表現出最深厚的文化軟實力。無論從記載其上的文字,還是從印烙其中的精神,都能讀出中華民族的歷史傳統、文化積澱、基本國情,從中可以充分汲取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壯大的豐厚滋養。

  所以,學習中文,古書還是要讀一點。(熊建)

————– 以下空白—————

發表者:台北總社

全球總社編輯中心 廈門編輯中心 布宜諾司編輯中心 舊金山編輯中心 鹿特丹編輯中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