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博物館 揭開古蜀文明

和平鴿整理編輯

1929年,一位農民在廣漢三星堆月亮灣台地掏溝時,發現一坑400餘件精美的玉石器。一時間,“廣漢玉器”聲名鵲起,持續90多年的三星堆考古就此拉開了大幕。

1934年,華西協合大學博物館考古人員在月亮灣玉石器坑地點附近,進行了三星堆歷史上的首次考古發掘。當時出土、採集了600餘件玉石器和陶器,考古人員提出了“廣漢文化”的概念。

上世紀50至70年代,四川省在三星堆遺址進行了多次調查,並對月亮灣台地進行了小規模的試掘,認識到三星堆遺址可能是古代蜀國一個極為重要的政治中心。

上世紀80年代,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三星堆遺址持續進行了全面系統的考古調查(150平方公里)、考古勘探(12平方公里)和考古發掘(1.2萬平方米)工作,古蜀王國的發展輪廓,呼之欲出。

1986年7月,三星堆附近農民取土燒磚,突然在地下約2米深的地方挖出了幾件玉器。考古人員聞訊趕到進行保護。神秘的青銅神樹、誇張的縱目面具、挺拔的青銅人像……超過1700件價值重大的珍貴文物橫空出世,震驚世界。三星堆一、二號祭祀坑就此被發掘,“一醒驚天下”。

“本著’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強管理’的原則,當年我們只搶救性發掘了一、二號祭祀坑,對祭祀區並沒有進行全面了解。”當時的考古隊領隊陳顯丹略帶遺憾。由於技術條件限制,祭祀坑區域最終建設成為古遺址公園,與陳列文物的三星堆博物館遙遙相望,這一封存就是30多年。

2019年,在國家文物局“考古中國”重大項目與四川省組織實施的“古蜀文明保護傳承工程”的支持下,三星堆遺址的全面勘探和重點發掘再次啟動。這一次,考古發掘及文物保護預案層層審批不斷完善,各種高科技設備充實到發掘和研究多個環節,全國34家科研單位集體攻關……再也不見當年的困窘。

2021年9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通報了3、4號坑考古發掘階段性成果,新發現包括完整金面罩、青銅神壇、神樹紋玉琮、銅扭頭跪坐人像等一批文物。這些文物不僅進一步說明三星堆文化的發達燦爛,更向人們展現了中華文明早期相互交融的輝煌圖景。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員、三星堆遺址工作站站長雷雨告訴記者,與1986年相比,此次考古是把先進的實驗室搬到田野考古現場的新嘗試。恆溫恆濕的考古發掘艙、多功能考古操作系統、文物應急保護平台、可以遠程傳輸數據的專家會診室……技術保障使得發掘與保護同步、多學科融合、多團隊合作成為可能。

考古大棚還設立了有機質文物應急保護室,配備了低溫保濕櫃、生物低溫採樣箱等設備,可對出土的角骨蚌牙、紡織品、漆木器開展應急保護。象牙雕刻樣本要接受記錄檢測和掃描,在放大鏡下能夠看清美麗的回形紋飾。還設立了無機質文物應急保護室,配有離子色譜、整體提取設備,可對出土金器、青銅器、玉石器和陶器進行應急保護。

有哪些精彩看點

目前,三星堆博物館一共有兩個常設展館——青銅館、綜合館。青銅館為青銅器主題專館。綜合館全面系統地介紹古蜀歷史及三星堆古蜀國在各個領域取得的輝煌成就。

金面罩、青銅人像、青銅尊、玉琮、象牙微雕……剛剛過去的中秋小長假,三星堆博物館(圖⑤)共接待遊客超過3.6萬人次,同比增長將近一倍。這座上世紀90年代就已建成的博物館,為何如此受到關注?

緣於老館“上新”了

看點:大型青銅通天神樹

綜合館的壓軸展品是大型青銅通天神樹(圖②)。它由底座、樹和龍三部分組成,造型奇異、風格瑰偉,體現了高超的冶鑄技術和藝術水平,是我國迄今所見的青銅文物中形體最大的。青銅神樹銅樹底座呈穹隆形,其下為圓形座圈,底座由三面弧邊三角狀鏤空虛塊面構成,構擬出三山相連的“神山”意象。博物館講解員風趣地說:“這是三星堆先民創造出的古代航天工程,因為它是通天地的。”

看點:商代青銅戴冠縱目面具

行至青銅館,第一個展廳即面具廳。講解員介紹,以縱目面具為代表的青銅面具群,是三星堆最有特色、最具精神文化內涵的文物類型之一。三星堆遺址共出土青銅人面具20餘件,這些面具均與人臉“三庭五眼”的標準比例不合,五官的誇張正是為了拉大與現實的距離而凸顯其神性。

眼前這具商代青銅戴冠縱目面具(圖③),造型十分奇特。面具雙眼眼球呈柱狀外凸,向前伸出約10厘米,雙耳向兩側展開。據說,該面具出土時尚見眼眉描黛色,口唇塗硃砂。有專家認為,面具的眼睛大致符合史書中有關蜀人始祖蠶叢“縱目”的記載,由此判斷它與神話中“人首龍(蛇)身”“直目正乘”的天神燭龍有關。

看點:青銅大立人

青銅大立人(圖⑥)是三星堆文物中又一件舉世矚目的重器。它分人像和底座兩部分,人像高172厘米,頭戴高冠,身穿窄袖衣,腳戴足鐲,雙手環握中空,環抱胸前,形象典重莊嚴。它似乎表現的是一個具有通天異禀、神威赫赫的大人物正在作法。

自1934年首次考古發掘以來,三星堆遺址共開展了37次發掘,歷次考古出土的銅器、玉石器、金器、陶器和象牙等的數量已超過5萬件。這些“沉睡三千年”的絕世珍寶,不僅展示了古蜀文明的獨特性、創造性,更彰顯了古蜀文明作為中華文明組成部分的重要地位,為研究中華文明多元一體起源發展提供了無可辯駁的典型實證。

看點:金面罩

金面罩(圖①)在三星堆遺址3號坑出土。這具新發現的金面罩重約100克,是目前三星堆發現最完整的一件。

看點:銅扭頭跪坐人像

三星堆遺址4號坑出土的銅扭頭跪坐人像(圖④)。人像呈跪坐姿態,雙手呈半“合十”狀平舉於身體左前方,兩膝貼地,前腳掌著地,後腳掌抬起。人像身體重心在左肩與雙手手掌之間卡槽的位置,表現出強烈的負重感。4號祭祀坑發現的銅扭頭跪坐人像共有3件,不同於三星堆此前出土的抽象化青銅人像,銅扭頭跪坐人像更接近真實的人體。

(圖①圖④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提供,其餘圖片由三星堆博物館提供)

《 人民日報》( 2021年10月06日07 版)

——————以下空白———————

發表者:台北總社

全球總社編輯中心 廈門編輯中心 布宜諾司編輯中心 舊金山編輯中心 鹿特丹編輯中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